帅如小鸟!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天道有情】第一章
我叫胡洛北,原是江南严州一个大商人家的小少爷。在一次外出游历时偶然得武当一名大弟子的眼缘,被引荐上山去学道。
幸而家中一向疼我,我自己年轻,体质也还尚可,便没受到什么阻力就成功拜入武当。
我的师父在门派中名不见经传属于小人物,修为也只是不上不下。但对我这个唯一的弟子可谓是好的没话说,什么事都想着我。因此,虽然修道之路日暮途远也并没有什么不称心的事。
刚拜入武当时,掌门问我,我的道是什么。我答不上来,从小被娇生惯养,我自认仍能保持谦逊有礼的待人态度已实属不易。且我这个人向来没有什么拯救苍生,报效祖国的凌云壮志。让我一时想到自己所想又怎会那么容易?好在他并没有期盼我立马说出自己的道。他本就不带任何烟火气息的眼眸看向远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师父见后领我离开一一见过各位师叔师兄便算是正式入门了。
如今,我来到这里已经一年多了。身为小辈,每月除了必备的早课晚课和其他的活动。我要与同辈的同门去华山结算每个月他们所欠下的债务和利息。
武当派和华山派的关系十分微妙,这在我进入武当前也有所耳闻。这不是什么隐晦的事情,可以说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五大帮派中的武当派与华山派好像天生就不对盘。
这是我第四次来这里要债了。第一次我看着同行的师兄与华山那位女侠因为一些债务纠纷争得面红耳赤还十分惊奇。两位明明是大家的大弟子,却能有这样一面也真实的让人汗颜。在经历几次后,我发现他们两个仿佛还是十分欣赏彼此的。师兄也曾说过自己生平没遇到过如此油盐不进的人。
这次上山,我看着他们又开始了争执并不在意,知会了带队的师兄后一个人骑马到了长风驿。恰巧看到前面茶馆十分喧闹,我不怎么喜欢凑热闹却不知怎的下马牵着马绳走到跟前。
问了周边的路人才了解到,几个混混闹事欺负了赶路停下来歇脚的几个姑娘家,一名华山的弟子出手救下姑娘收拾了几人却不小心把店砸了。茶馆的老板要求那名华山弟子还钱,华山弟子一贯的囊中羞涩也不是什么不知名的事情。一时间众说纷纭。
我摇了摇头,拿过钱袋掏出几锭银子给店主人示意我帮他付了。华山派善剑行事自然是随心随性显得就较为鲁莽一些。内里却都是心存正气的人。这个真理我们皆懂。
这次来华山的一个原因就是一名华山弟子深夜行侠仗义,追那贼人路过武当踩坏了数栋建筑物房顶的砖瓦。这不是件什么大事,武当绝不会缺这点钱修理房屋。只是在众多弟子听闻是华山派弟子所为,皆提出要来找个说法。掌门不食人间烟火,心中只有他的大道。邱居新师叔今年也常常在山上寻不到他的身影,听师兄说他下金陵游历去了。于是,弟子们自发组织了这次讨债活动来到了华山“找说法”。
我转身欲走,谁知被人拉住了手臂。回头看是一名身穿华山派侠士服的男人。他生的很英俊,剑眉下一双桃花眼生生为他的英俊平添了一份慵懒的气质。十分黝黑的瞳孔让人想看到他温柔的看着谁时会流露出怎么样的深情。高挺的鼻子下的唇抿着仿佛要说些什么。
“少侠可有事?”我先发出了自己的疑问,并轻轻挣脱了他的束缚。
“你帮我付的?你看样子是武当弟子?”那人出声,声音有些低沉,同他说话时不自觉眯起的眼睛给人有些危险的感觉,就像被一头身经百战的恶狼盯着似的。
“正是在下,区区小事不必挂齿。”我不动声色的回答道,说句实话我不太喜欢他这样的眼神。就好像自己被剖开了呈现在他的面前。
“我还以为你们很讨厌我们呢,还是谢过了。”他又说,似乎发现我的不自在收回了目光转而抚摸起我身旁马的鬓毛。
“你与我之间又没有什么过节,武当派和华山派的恩怨情仇是上一辈之间的事情。同你我又何干?”我听闻他的话后愣了一下回到。
他转过头看着我,一时间我和他竟然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凝固。随后他却大笑起来。
“小道长是个明理的人,既然如此。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笑完后,他眼中带着笑意对我说。
我没有回话,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多说了什么让他有了同我交朋友的想法。算着时间寒暄了几句就准备抽身离开。当我刚扭过身准备离去寻师兄一行人回门派时,那人又在我身后说道。
“杨伯蔡,我的名字。记住啦小道长,我知晓你们每日的日子是十分宽裕的。等闲下来了我会去找你的。”那个男人说,带着笑意的声音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刚打算询问时,回头却见哪里已经没了那人的身影。感慨下遇到了怪人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日,我照例卯时做早课。结束后从正殿走出来。想着许久没有回去便打算回家一趟。向负责的师叔告了假便准备骑马回程。谁知在山下竟意外的看到了那人。
他闭着眼睛靠在一旁的山石边,嘴上叼着不知从哪棵树上拽下的柳条假睐。我有些惊奇凑近看了看抬眸却看见他带着笑意的眼望着我。
“你怎么来了?”我带着些惊奇问。
“怎么,莫非小道长的记性竟是如此差?看着那么精明的人其实是个小笨蛋么?”他有些好笑的说又继续道,“我昨日不是说了,在我闲下来的时候便来找你?本想着武当不比我们华山自由随性规矩又众多。我突然想发发善心带小道长逛遍这山山水水。却没想到小道长竟然一点也不记得与我约好的事情。着实让我十分痛心啊。”他摇了摇头好像真的十分伤心般,可眼中流露出的戏谑却也暴露了他在捉弄我。
“我没有同你约好,我此次是要回家的。没工夫去玩。”我不理会他的调侃示意他让开道路。
“家中可有急事?”他转而问。
“并没有,我只是许久未归。害怕家人惦念想回去一趟罢了。”我摇摇头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那便是不急,既然如此为何不走走停停欣赏沿途的美景?”那个男人说完拉起我的马绳向路上走去。
“你放开,我与你并不是很熟吧!”我有些生气却又抢不过马绳,便顾不上客套叫住他。
“原来你也可以这么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总是那么疏远呢。”他听到我有些无理的喊声似乎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拿下我手上的包裹笑着说。
“我……”
“小道长叫什么名字?”他突然出声问。
“胡洛北。”我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他说。
“我叫你北北可以么?”他打断了我的话,腾出个手摸了摸我的头说。
“为什么?我不要!”我听闻也忘了之前的不愉快。有些气急败坏的把他的手拍下来问。这大概是我最冲动的一次了吧。福生无量天尊,请原谅我的无理。
“感觉你就像个小弟弟一样,我比你大刚好。北北上马,我牵着你。”他似乎真的不在乎我的话。随口解释了一下示意我上马。
“我不要,跟个姑娘家似的。而且……而且你认路嘛?”我皱着眉头说,不知为何想到了邻家大哥总牵着马,马上坐着他的娘子。二人如此出行的画面再想到现在瞬间脸涨红起来有立马欲盖弥彰的说。
“说些什么呢?哥还能丢了你不成?倒是你,好好的一个小少爷那需要操心那么多?”他取下嘴里含着的柳条收拾好我的包裹回头说。
“那……那好吧……”我见他执意如此,便知道改变不了他的想法只好说,心里却对接下来的旅程期待起来。
我们这些天去了很多地方。终点好像不是去往我家,但谁都没有点破。我们去了江南的芳菲林,到哪里的时候正是午后。阳光泻在树冠上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散落星星点点,不十分热的风吹在脸上使人昏昏欲睡。似乎发觉到我在马上有些疲倦,他把马牵到了树荫下,趁我脑子并不是十分清醒突然驾着我的胳膊把我半抱下来。我被吓了一跳忙挣脱开。经过几天的相处,我们之前的关系不说黏糊也变得亲密起来。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心想对我好的,平时也就随他像对待自己的小弟一样对我“动手动脚”,但毕竟我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有些事情还是不习惯他来协助。
“在这里歇会儿吧。”他耸了耸肩不怎么讲究的坐在石头上,却留意着将一旁擦了擦。我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坐在他旁边喝水。
“佰蔡哥?还真是你?我刚在小路上看着像是你没敢认。怎么想着来这里玩儿了?迎面走来一个女子,面容姣好声音轻柔。看衣着应该是云梦派的弟子,从她的话语中应该与他是故人。
“涵澜妹子啊,对啊,华山那地方又冷又没什么东西。除了雪就是冰。这不出来寻个暖和的地方消遣嘛。”他一贯的说话风格,声音随性又带着说不上来的好听。我不得不承认,这人除了在不正形的时候,一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虽然他大多数时间都没个正形。
“要是被你们掌门知道华山七剑之首私底下是这么个样子又该说你了。”哪位涵澜姑娘说话轻轻柔柔地带着调笑,我却心里意外的不太舒服。不过,我捕捉了一个重要的事情。这么个没点正形的人竟然是华山不显山不露水的七剑?我知道这人的功夫绝不差,谁知道他竟然是七剑之首,我有些恼怒他瞒了我那么久脸色当下不太好看。又想到这位故人心里的不舒服更多。
怎么她什么都知道?
这句话在我脑中浮现出来把我吓了一跳,我好端端的生什么气?
“哈哈哈哈,涵澜妹子可别这么说,风掌门可不会对我怎么样,真要说起来,我要怕也是怕齐师叔才是。我杨伯蔡生平什么都不怕,可就是怕冷,掌门要是罚我去齐师叔哪里打坐我可才十一点法子都没有。时间紧,我和这小少爷要赶路,先走了啊。”似乎是察觉我的心情不太好,他打着哈哈对哪位涵澜姑娘说。我听师兄说过,他口中的风掌门就是上一届七剑之一风无涯,齐师兄即是上一届七剑之一齐无悔。原来的掌门枯梅认为华山的下一代已经成长起来,足够带领着诸多弟子将华山复兴起来,便把掌门的位置传给了早些年被重返华山的大弟子齐无悔治好腿的风无涯,自己则去天下各地云游。
“别急啊,刚没顾上问。这是哪家的公子生的如此俊俏?佰蔡哥你从哪里拐来的?”她那着帕子捂嘴轻笑,看着他说。
她说话的时候和他的习惯一样,总习惯双眼认真的看着那人的眼睛。给人备受关注的感觉,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可是,看她那么专注的注视着他的双眼,我便越发觉得不舒服起来。
“可不是,介绍一下,胡洛北。从武当拐回来的,我还疼着呢,你可别惦记。”那人听到涵澜姑娘的话,好像夸他自己一样颇有些骄傲的说。只是后面的话让我面颊发红。
“你别胡说!”我冲他吼。心情却突然好了点。
“别,我可不惦记。时间不早了。我还急着帮大师姐办事呢。回见。”涵澜姑娘捂嘴一笑,冲着我俩招了招手施施然离去了。
“你怎么没说啊?”我有些生气,闷声问。
“你也没说啊,而且不是什么吉利称号。干嘛非得见人强调呢?”他看着我温柔的轻声说,我脸又情不自禁的红了起来,听到他的话却觉得他把我当成了外人。
“那我就是见的那个“人”了是嘛。”我依旧有些闷闷不乐问他。
“我是怕你担心。”他这么说,我突然就不气了,一点也不。
歇了会儿,我又上马,看着他牵马步行也辛苦便想着叫他也上来。
“哥,你上来吧。走着怪累的。”我有些不自在的说,一是不太习惯于这个称谓,他非得让我这么叫他,二是自己平白害羞了起来。
“行,北北知道心疼哥了。”他听闻好像早就等着这句话似的翻身上马。双手穿过我的腰间拿着马绳,有意无意的凑近在我耳边压低了嗓子说。
瞬间,我的耳朵红了一片。因为道路的不平,没有重心的我的背总靠在他的怀里。听到他轻笑的声音,我越发不好意思起来。
为什么我会变得跟个小女孩儿怀春似的?我红着脸思索。好像,有什么渐渐变得不一样……


写了差不多三个多小时的样子……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主要是为了练习叙事文的写法。毕竟我只是一个只会写议论文的辣鸡……我本人站武华的说……不过,身边的华山小哥哥小姐姐真的是太攻了呀!小道长能怎么样?小道长也很无奈啊╮(╯▽╰)╭喜欢的话评论!不过大概不会有多少热度的:D不过我不会弃坑的!下一更大概在周六?

最喜欢的两个校服,请忽略少女粉的滤镜⁄(⁄ ⁄ ⁄ω⁄ ⁄ ⁄)⁄

woc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净沙武当一线的黄乐被华山的一个弟子给拉走了😂课业都没得做,完了嗯嗯师兄要生气了哈哈哈哈哈哈😂留下一众武当兄弟蒙蔽哈哈哈哈哈😂华山弟子是真的皮😂私心武华tag😂